来自 综合体育 2019-11-22 12:13 的文章
当前位置: 买球网站 > 综合体育 > 正文

青春风暴,中国射击队共收获3张阿根廷青奥会门

12月11日,2017年亚洲气枪锦标赛在日本结束,中国射击队共获得24个项目中的16个冠军,获得男子气步枪、女子气步枪和女子气手枪3张阿根廷青奥会门票。 本次亚锦赛少年组参赛队员是2000年1月1日以后出生的运动员,也是2018年阿根廷青奥会适龄运动员。国家射击队领队王炼介绍,虽然本次亚锦赛中国队金牌数量较多,但比赛过程非常艰苦,环数成绩上也没有达到赛前制定的最高目标。亚洲国家青年21岁以下、少年组17岁以下成绩提高很快,特别是印度、韩国、伊朗、新加坡、中国台北等国家和地区,青少年组别的选手具有一定实力,对中国队产生很大威胁。 王炼表示,对中国队来说,下一阶段首先要抓好训练,提高基础实力水平;其次要重点抓好决赛能力的提高,这是把优势转化为胜利的关键。他介绍说,国家队回国以后就要转场福建莆田,安心落实好冬训计划,为2018年的比赛打好基础。从射击项目全国发展的角度来说,要尽快提高青训水平,保持项目后备人才力量,亚洲范围内,印度、日本等国家目前均投入大量资金支持射击训练,未来有可能对中国射击构成威胁,甚至超越。

印尼雅加达亚运会,中国射击队18名队员角逐16个小项

  新华社雅加达8月14日电 射击前瞻:中国射击期待刮起“青春风暴”

8月26日回到北京,27日恢复性训练,28日准备会,29日下午开始装枪,30日凌晨就前往韩国昌原参加2018年射击世锦赛 这就是中国射击队雅加达亚运会和韩国昌原世锦赛之间无缝衔接的紧密行程。克服了连续作战、身体疲劳等不利因素,中国队在昌原收获20枚金牌,在金牌榜上位居第一。 本届世锦赛是东京奥运会射击项目首次派发入场券,中国队在射击竞赛规则大幅调整的情况下,在10米气步枪混团、10米气手枪混团、女子多向飞碟、女子10米气手枪、男子步枪三姿、男子手枪25米速射等项目上拿到10个奥运席位,是近3届世锦赛获得奥运席位最多的一届。 从雅加达亚运会的8金到昌原世锦赛的20金,接连两项大赛,中国队最大的收获就是年轻选手的涌现,赵若竹、林俊敏、王倩、王泽儒、张鑫秋等小将经历了大赛洗礼,发挥出水平,积累了经验。如22岁的林俊敏在亚运会男子25米手枪速射中击败韩国的世界纪录保持者摘银,世锦赛上又以32中拿到该项目冠军。女子多向飞碟决赛,第一次参加世锦赛的王晓菁与斯洛伐克名将斯蒂夫科维娃都打出45中,加赛中仅以1中之差屈居亚军。中国飞碟射击队领队穆勇表示:队员的表现为我们树立了东京奥运会寻求突破的信念。 但面对东京奥运会,中国队仍有进一步提升的空间。 首先还是要抓基础实力的提升。中国射击队领队王炼表示。以10米气步枪混合团体赛为例,赵若竹/杨皓然、吴明阳/宋布寒包揽世锦赛冠亚军,但如果能有第三对选手形成竞争,在队内训练中就能保持一个很高的水平。再比如男子气步枪,惠子程、杨皓然表现不俗,但队伍还在努力挖掘第三点、第四点,如果能有第三四点出来,就能形成队内竞争,平时训练也会保持高水平。王炼说。 另一方面,射击项目对于心理稳定性的要求极高,飞碟赛场,原本被寄予希望的两名女子双向运动员就在高压之下发挥欠佳。一方面要加强心理稳定性,同时也要反思如何在训练中加强负荷,加强抗压性。穆勇说。女子气步枪项目,赵若竹等几名年轻运动员具备了一流实力,但比赛中起伏较大,世锦赛上都没能进入决赛。王炼表示,每个运动员都有自己的特点,队伍会通过心理团队和科技助力等手段,针对不同运动员的特点进行心理能力的提升。 目前的竞赛规则对运动员的基础实力和稳定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决赛分数清零,每一枪都会对最终的名次产生至关重要的影响,就要求运动员同时具备出色的决赛能力。亚运会上,惠子程在男子50米步枪三姿决赛一度落后第一名6环的情况下逆转夺金;世锦赛上,惠子程也为中国队拿到一张奥运入场券。决赛能力非常关键,这是运动员对奥运精神的理解,要从宏观调控自己,从细节完善自己。惠子程说。 中国队厉兵秣马的同时,对手也没有丝毫松懈。从世锦赛整体表现来看,中国队虽然在金牌榜上位居第一,但韩国、印度、俄罗斯等国的实力也不容小觑,尤其是俄罗斯队,虽然排在金牌榜第四位,但他们在奥运项目上拿到了2金3银,同时收获9个奥运席位。 还有不到两年的时间就要面对东京奥运会大考,中国枪手仍需脚踏实地,全力以赴抓好训练,以更好的自己迎接新的挑战。

亚运会 中国神枪手准备好了

  新华社记者林德韧

买球网站 1

  射击,一直是中国代表团在奥运会、亚运会等大赛上的重要夺金点之一,在本届亚运会上,中国射击队将向该项目的20枚金牌发起冲击。

中国射击队女子10米气步枪考核赛,入选亚运名单的赵若竹排名第2。新京报记者 吴江 摄

  本届亚运会的射击项目规则有了较大的变化,不再通过资格赛个人成绩累加决出团体金牌,而是根据国际射联的新规则增设了混合团体项目。整体上看,金牌数量由以往的40块左右减少到20块。

距离印尼雅加达亚运会开幕还有20多天,国家体育总局前晚公布了中国代表团大名单。作为历届大赛的夺金大户,中国射击队的参赛名单被排在第1位。经过此前3个阶段的选拔,射击队此次将派出18名运动员参加16个小项的角逐。昨日,亚运阵容中的部分队员在北京八大处训练基地,参加集训考核赛。

  在参赛人数方面,每个单项限报两人,团体赛只能派出一支队伍。在偶然性很高的射击项目上,这样的设置也削弱了中国队在整体实力上的优势。

预演

  随着陈颖、杜丽、朱启南等一批北京奥运会担纲主力的老将退役,中国射击队的新老交替也基本上宣告完成。本届比赛中国队派出了一个十分年轻的阵容,在步手枪方面,队伍平均年龄只有24岁,1996年出生的杨皓然已经算得上队伍当中经验丰富的“老将”了。

考核赛全程模拟亚运会

  中国射击队领队王炼表示,依照惯例,射击队本次依然按照公开选拔的方式组成亚运会阵容。“今年三月份第一阶段选拔,加上今年上半年国际比赛的积分,再加上六月份的第二阶段选拔。所有参加亚运会的运动员都在今年上半年的世界杯中参加过比赛。”王炼说。

综合此前1年国际比赛成绩,以及6月队内选拔赛的表现,射击队亚运参赛名单于6月21日产生。此次考核赛是之前集训效果的检验,并不会对亚运名单产生影响。

  王炼表示,中国队的整体实力相对平衡,所有项目基本都有冲击金牌的希望,但因为参赛名额较少,射击项目不确定性又非常强,因此在任何一项上都没有绝对的把握。

中国射击队领队王炼介绍,为了让参加亚运会的队员尽早适应比赛节奏,本次考核赛全程模拟亚运实战。“从上午打资格赛,到下午打决赛,比赛流程和时间完全与亚运会一样。”王炼说。

  近年来,亚洲各队在射击项目上的进步非常明显,在许多国际比赛中,射击项目的决赛都成为亚洲各队之间的“内战”。本届亚运会,除了中国队的老对手韩国队实力依然突出之外,印度等队的崛起速度也十分可观。在上半年进行的国际射联青年世界杯比赛中,印度小将多点开花狂揽9金,在奖牌榜上与中国队形成了分庭抗礼之势。

“正常来说,我们还要先开车拉着队员出去转一圈,再回到场地比赛,不过今天不用了。”王炼介绍说,射击队在雅加达的驻地与靶场仅有500米,“这跟队员在训练基地从宿舍到今天的比赛场地一样近。”

  “我们射击项目主要还是立足于自己,我们就是要把自己的水平打出来。如果所有项目我们都能把自己的水平打出来的话,那对手超水平发挥也是有概率的,也不可能在各个项目上都爆发。”王炼说。

射击比赛中,场地差异是左右队员表现的重要因素。根据射击队目前掌握的信息,雅加达的决赛场地很有可能在室外。为了帮助让队员们适应,队里把训练基地里的场馆围出一块区域,模拟室外决赛场地。

  手握两枚奥运金牌的杜丽退役后开始执教女子步枪。在她的指导下,一众步枪小将取得了长足进步,年初在射击世界杯韩国站上以破世界纪录成绩夺冠的19岁小将赵若竹就是她的得意弟子。对于新一代选手,杜丽也给出了很高的评价:“现在技术上小孩们都很厉害,我有时候都很崇拜她们。平时训练成绩还是挺不错的,包括一些电脑上的测试,测出来的一些基本功方面都还是不错的。但射击更多需要的还是经验,一些经验在比赛当中会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室外比赛,注定要受比赛地气候的影响。为了提前适应印尼当地高温天气,此前男子步枪和女子步枪的部分选手在广州进行了为期一周的适应性训练。接下来,男女手枪、男子手枪速射以及女子步枪的部分选手也将赴广州适应。

  男子步枪教练常静春对于亚运会的参赛环境表示:“因为天气热,那种潮湿其实咱们还不是特别适应。但是再潮湿,条件是一样的,大家条件都一样。你潮湿我也潮湿、你闷热我也闷热,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要求运动员要把心静下来,因为天气比较热、比较烦躁,那这个时候就需要在心理上克服这些困难。”

据了解,在最后的备战阶段,教练将根据参赛队员的个体特点,安排合适的训练节奏。

  在亚运会射击场上,将会展开诸多世界级水平的较量,而中国射击队的小将们,也将在这一系列高强度对抗比赛中得到成长。

阵容

  “亚运会在所有的(射击)项目上我们都面临着世界水平的运动员跟我们竞争,并不只是一个亚洲范围的竞争。在亚洲范围内的竞争实际上和世界水平的竞争是差不多的。”王炼说。

18名队员平均年龄24岁

  射击项目的首枚金牌将在19日产生,比赛项目是10米气步枪混合团体赛,中国队的杨皓然和赵若竹将搭档参赛。(完)

昨日下午结束的女子10米气步枪考核赛中,亚运名单上的赵若竹、吴明阳分获第2和第4。同样入选亚运名单的惠子程和杨皓然也在男子10米气步枪考核赛中分获第2和第4。

责任编辑:徐敏

虽然成绩不甚理想,但王炼认为,这样的赛果并不会对他们备战亚运造成影响。“惠子程和杨皓然至少在上个奥运周期打过大赛,可女队员没有大赛经验,赵若竹不到22岁,吴明阳还要更小。”

里约奥运会和全运会之后,射击队的很多老队员相继退役。从去年冬训开始,国家队就开始了“年轻化”,在公开选拔中不设门槛。“现在大家看到的亚运名单里,有名气的队员比较少。只有张彬彬参加过里约奥运会,其他队员在2017年之前都没有进过国家队。”王炼说。

本届亚运会,射击队18名队员平均年龄只有24岁,其中最大的30岁,最小的只有19岁。这几乎是历届大赛以来,平均年龄最小的一支射击队。“30岁对我们项目来说已经不算大了,以往比赛中,年龄最大的运动员甚至达到40多岁。”王炼说。

“我们不会跟队员过于强调‘封闭训练’的概念。”王炼表示,尽管8月初就将进入亚运的最后备战阶段,但从教练到领队,都不愿意给年轻队员们太大压力。

备战

抗干扰特训应对新赛制

8月14日,中国射击队将从北京出发赴印尼巨港赛区,亚运会射击比赛将于8月19日打响,26日全部结束。与往届亚运会相比,本届射击比赛有了较大调整,项目数量减至16个小项;每个小项参赛人数从3人减至2人;混合团体项目,每个协会只可派1队参赛,只有5队进入决赛。这样的调整对项目实力平均且“第3人”实力较强的中国队来说极为不利。

“参加人数少了,水平可能会降低,偶然性也会加大。现在我们不敢说哪个项目有把握能拿金牌,但我们会通过训练,加强决赛能力。”王炼说。

里约奥运会前,国际射击联合会修改了射击决赛赛制:资格赛成绩不再带入决赛;资格赛前8名选手在决赛中从零开始打24发。赛制改变无疑增大了决赛的偶然性。“最后输赢也就在0.1环之间,这不是人为能控制的。”王炼认为,新赛制对基础实力占优的中国队很不利。

为此,中国射击队从今年冬训开始侧重于提高队员的“决赛能力”,不定期地安排决赛训练。为了锻炼队员在决赛中的抗干扰能力,教练组还准备了一些特殊手段。“不管队员在资格赛打多少名,只要在决赛中第一个下来,从下来的那一发开始,就要唱歌唱到整个决赛结束。”王炼介绍道,不参加比赛的运动员也要在观众席大声喊叫,“我们甚至允许底下的人喊还在比赛的运动员名字。”

心态

为东京练兵不放弃弱项

买球网站 ,近年来,国外运动员的基础实力提高显著,印度和欧洲一些国家的运动员的资格赛成绩甚至能超过中国队员,甚至不乏打破世界纪录者。王炼表示,接下来中国队将着重提高自身的基础实力,以保持一直以来的优势。

亚运会结束后一周,2018年射击世锦赛就将于8月31日在韩国昌原开幕,中国射击队亚运会原班人马以及选拔赛第3名将前往参赛。据了解,这次世锦赛是东京奥运周期分发奥运席位最多的一次大赛。王炼认为,相比于亚运会,世锦赛更有参考价值和锻炼意义,“从比赛的含金量来说,也是世锦赛更高。”

去年重新组建的中国射击队,今年上半年只经历了世界杯的考验,但大赛还未经历。这次亚运会,更像是东京奥运会之前的一次“期中考试”。“从整个大的备战周期任务,以及国家和社会的期待来说,我们认为应该把重心放在东京奥运会的备战上。”王炼说。

里约奥运周期,中国队最不擅长的男子步枪卧射项目被国际射击联合会取消。东京奥运周期,中国队在另一个相对较弱的男子手枪速射项目上进步明显。对于两年后的东京,王炼充满信心,“我们现在没有重点,也没有现在就承认要放弃掉的弱项。我们要做到不放过任何一个可能的夺金点。”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徐晓帆

本文由买球网站发布于综合体育,转载请注明出处:青春风暴,中国射击队共收获3张阿根廷青奥会门

关键词: